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华丽人生11-15

华丽人生11-15

 第十一章 再续前缘

  吾儿:当你读到此信时,为父已不在了。请不要惊讶,我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至于我为何一直不与你相认,这要从我们家族的历史讲起。我们家族有着千

年的传承,在一千年前,先祖降服了一条神龙,之后每一代子孙靠着神龙之力的

庇佑,无不是风流人杰。然而盛极必衰,天理循环,祖上曾留下遗训,家族在第

一百代子孙会有一场劫数,若是无法避过,家族血脉将会被终结。为父正好是第

九十九代子孙,为父开始并不相信这个遗训,然后你的十多为兄长都未能成年便

先后夭折,直到为父六十岁才生下你。为了传承家族的唯一血脉,为父请了一名

道家仙师为你改命,并将你遗弃。这些年后为父一直默默关注你的成长,最后终

于未忍住与你见了一面,但我仍然不能与你相认。如今天劫已应在为父身上,你

可重获新生,并将家族的辉煌延续下去。为父也没有别的东西留给你,些许钱财

只是身外之物,最重要的是这杖家族传承的宝物,那是青龙碧血所化,你佩戴在

身上,可强身健体、消灾解祸,只要你戴上此物,便可受青龙传承,正式成为家

族第一百代传人。

               乃父绝笔

  读完这封信件后,我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的身世竟是如此离奇。

  自己的家族原来是如此传奇,而自己的生父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保险贵中

除了这封信件,另外还有一个小木盒,打开来看,里面装一杖碧玉指环,上面隐

约可以见到一道血痕,心想这应该就是家族传承的宝物了。

  虽然自己从小成了孤儿,不过后来养父的收养让自己也得到了家庭的温暖,

而且自己的生亲虽说遗弃了自己,却是不得已而为之,况且还有自己留下了天文

数字般的遗产,并且还有这块家族传承的宝物,自己对他并无恨意,反而有些景

仰,难怪当初见到吉容昌那老头儿,会感觉亲切。

  仔细把玩着手中这块青龙碧血玉的指环,瞧不出有什么奇妙之处,不过既然

传承了千年,那肯定是宝物。我深吸了一口气,将指环套在了左手中指上。指环

上顿时泛起一道红光,只感觉有一股神奇的气息扩散到我的全身,令我神清气爽,

倍感舒畅。

  过了一会儿,那股神奇的气息在我身上加速,我感觉身体有些躁热,便去卫

生间洗了个澡。随后我竟发现自己身上脱下不少死皮,全身的皮肤像是新生了一

般,我顿时感觉精神百倍,彷彿自己脱胎换骨了。这家传宝物果然很神奇。

  望着镜子里自己完美的身体,我心头不由大喜,继承了千年的传承,自己的

华丽人生真正要拉开序幕了。

  离开外滩别墅后,我驱车来到希尔顿酒店,今天晚上约了一帮老同会聚会。

  离开中国两年,有些老同学也没有联繫了,所以那天我只是打了电话给周宇

耕,让他小子联繫其他人。

  说起周宇耕,和我也是关係很铁的兄弟了,除了谢文东和康浩两个孤儿院长

的兄弟外,我们初中就认识了,后来高中又同班,还进了同一所大学,本来他老

爷也想安排他和我一样出国留学的,不过那小子不愿意,说要早点开创自己的事

业,所以他大学没毕业就自己开了公司,到现在已经挣下了上亿身家了。

  这倒不是因为这小子有多大本事,而是因为他有个当官的老爷,而他则是个

十足的纨袴。周宇耕的父亲周刚在官场上也算是个人物,野心很大,又懂得媚上

诌下,很会钻营。我认识周宇耕的时候,他爸还只是个小处长,而现在已经爬上

了上海副市长的宝座了。上海是直辖市,副市长已经是正厅级别的官员了,而且

他年纪刚过五十,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在政坛上也算小有影响力,周宇耕靠着

他老爸的萌荫,年纪轻轻就在上海混得风生水起。

  由于之前通了电话,刚走进大堂,周宇耕那小子已经来门口迎接我了。那小

子头个和我差不多高,一身的名牌,一副镶金边的眼镜,十分张扬,五观也还想

端正,就他这种富家公子的形象,绝对够能招揽到很多的拜金女,我刚进门,就

见到他和一个身材不错的妙龄女郎正在勾搭。

  我吹了声口哨,周宇耕回头见到我,笑了笑,这才撇下那个女人,大步向我

走过来,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

  「哈哈!兄弟,好久不见了!在美利坚肯定玩了不少洋妞吧?滋味怎么样?」

  「呵!我可没你行,到底也不忘泡妞!」「刚才那小妞是影视学院的,听我

说认识几个导演,就想打我的主意。不过我要申明,是她想泡我,不是我想泡她。」

  「影视学院吗?那可是未来的明星。我看身材还不错,嘿!有杀借,别放过。」

  「操!现在兄弟我可是有身份的人,不是什么妞都上的。走吧,今天我先安

排好了,去包厢里聊。」我俩说笑了几句,周宇耕便带着我进了他订好的包厢。

那是希尔顿酒店最顶级的包厢,在这里消费可不是小数目,那天我打电话给周宇

耕说想找老同学聚一聚,那小子就立马拍胸脯说他来包办了,这小子爱显摆,所

以我也没和他争。

  包厢里已经坐了两个人,是一亲密的年轻男女,男的叫韩大可,女的叫袁洁,

也是中学时关係很好的同学。他俩初中就交往了,到现在这么多年,也是很难得

的一对。二人见了我,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打招呼。

  「哟!子渊,这两年不见,你可是越来越帅了!」袁洁性格开朗,一张口便

和我调笑。

  我也是微笑着打趣道:「小洁,可别这么说,一会儿大可要吃醋。」「哈哈!

子渊,我是没你帅,可咱们家小洁就喜欢我这样的。」韩大可贼笑着搂住袁洁的

腰肢,「你说是不是啊,老婆?」「我说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看他们恩爱的

模样,我随口问了一句。

  「快了,大概明年吧。大可他们单位很忙,他又刚升职,所以婚事要拖一拖。」

  袁洁一脸幸福地回答道。

  「子渊,你和宇耕都跑不了的,我会给你们发贴的。」韩大可也笑道。

  服务员奉上茶水后我便坐下与他们闲聊,韩大哥毕业进了海关,现在已经是

个小有实权的科长了,袁洁也在一家外企上班,小两口日子过的不错。

  随后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老同学,大家都笑着寒暄叙旧,其中一个,个头矮

小,尖脸猴腮,样子很是委琐,一身衣服很不整洁,进来了除了打声招呼,就沈

闷不语了,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来参加聚会的。

  「叫你来聚会,你就不知道把自己收拾乾净点吗?操,你这小子没救了。」

  周宇耕上前,一巴掌拍在那家伙头上,一副教训自己儿子的模样,大家都哄

笑了起来。

  我会心一笑,招呼道:「王小明,怎么还是老样子,坐过来聊聊吧。」这个

其貌不扬的家伙也是我最早初中就认识的同学,他父亲是个有名的医药博士,醉

心于医学研究,后来他妈受不到这性格,就与其离婚了,然而其父却是变本加厉,

后来疯狂研究药物以至中毒身亡了。王小明受他父亲的影响,性格内向、懦弱,

在学校里早被人负责,都是我和周宇耕还有谢文东帮他出头,所以后他就成了我

们的朋友,或者準确的说是跟班。

  说起来这个王小明也不是一无事所,或许是受他老爸的影响,他从小就喜欢

捣鼓一些药物,而且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读高中的时候,他就能从药店里买些简

单的药村然后配製成各种迷药和春药,周宇耕就是靠这些药上了不少女同学。

  「小明,记得你去读医大了,你小子现在是不是继承你老爹的遗志了?」想

起往事,我笑着问道。

  「我在仁爱医院当药剂师。」王小明木木地回答道。我愣了愣,没想到他还

和姐姐在一家医院。只听他又接着说道,「我爸一生的愿望就是研究一种让人快

乐的药,他虽然没成功,不过我有他留下来的研究笔记,我会完成的。」「嗯,

有志气,继续努力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王小明叹气道:「可惜我没有那么多钱买材料,而且医院的器材又不能乱用。」

  「没钱你找耕耕给你赞助啊!他现在可是大老闆。」我笑着说道,「嘿嘿!

而且他最喜欢用你的药了。」「去你的!老子现在可不需要那么东西。」周宇耕

又拍了王小明的头,笑骂道,「你小子早晚和你爸一样,自己吃药吃死!」众人

都上了餐桌,围坐了十来个人,这些都是我以前读书时一个圈子里关係的朋友了,

除了一个在读研究生,其他人都有了各自的事业,当然这其中最「成功」的就属

周宇耕了。我和周宇耕以前就算是这个圈子的核心,所以大家的话题多是在我和

周宇耕身上。

  「子渊,你快毕业了吧。有什么打算?不如回国和我一起我混吧。你也知道,

我老头子在上海说话还算管用的。」

  周宇耕这家伙虽然很多坏毛病,不过还算很讲义气,至少对我是这样,这也

是我为什么和他相交这么久的原因,如果是以前肯定会是周宇耕所说,回国家借

助周家父子的关係,干一翻事业,但我现在继承百亿遗产,并得到家族传承后,

心境早已经不同了。

  「以后再说吧。準备先在国内街一段时间,改天我去拜访一下周叔。」「嘿!

  老去你自己去,我家老头子一见我就只会骂我。「又闲谈了一会儿,我见桌

上都坐满了,便问道:」人都到齐了吧?「」嘿!没,还有一个呢?「周宇耕嘿

嘿一笑道。

  「谁呀?」以前关係好的同学在上海的基本上都到了,也不知道周宇耕还通

知了谁。

  「你猜!」周宇耕卖了个官子。

  「男的还是女的?」我疑问道。

  「嘿!是你的老情人。」周宇耕一脸淫笑道。

  「林梦如?」我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名字,「你和她还有联繫。」周宇耕继

续笑道:「其实我都很久没联繫过她了。说来也巧,那天你给我打电话,我下午

就碰见她了。一听说你回国了,我们搞聚会,她就说一定要来参加。看来这么多

年了,咱们这位班花对你还是旧情难忘啊!」正谈笑间,服务员推开包厢大门,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一个靓丽的妙龄女郎走了进来。身材高挑,刀削般

的双肩上披散着一头乌黑的秀髮,轻纱吊带裙装,配上性感的黑丝长袜,美豔不

可方物。

  「大家好,好久不见了。」林梦如一出场,立刻将众人目光吸引了过去,几

年没见了。在我印象中,高中的时候,她虽然就很漂亮,不过还略显青涩,不过

现在已经变成了更加成熟豔丽的都市女郎了。

  「哈!说曹操,曹操就到。」周宇耕笑着脚了我旁边的王小明一脚,「小明,

没点眼力见吗?还不快点给美女让座。」王小明木讷地起身让座,林梦如抿嘴笑

了笑,也不客气,落落大方地坐到了我身边。周宇耕拍拍手道:「人都齐了,服

务员,上菜吧!」「梦如,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这么漂亮。」我微笑着夸讚道。

  「谢谢,子渊,你看上去气质更成熟了,更有男人味了。」林梦如在和众人

打过招呼,坐下手,目光便只落在了我一人身上,那脉脉含情的眼神倒是令我不

由得忆起了往事。

  话说林梦如和我是高中同学,当时只有十六岁的她已经是学校里出名的美女

了,追求的人很多,可她偏偏就是喜欢上了我。俗话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

层纱,当时我虽然已经有了姐姐,但并不代表就不会喜欢别的女人了,于是从高

一开始,林梦如就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们在一起两年多,当时在学校里是很多人

羡慕的一对。不过高中毕业后,由于上了不同的大学,我便得出了分手,虽然是

和平分手,但林梦如明显对我十分癡恋,记得讲好分手的那个晚上,她缠着我疯

狂做爱。我们一晚都没睡,我以前和姐姐也没有如此疯狂过,我破记录地做了一

夜七次郎,不仅把林梦如的小穴干得红肿出血,自己小弟弟也足足疼了两三天。

  之后我们便很少有联繫了,不过想起那个疯狂的夜晚,还是能令我回味无穷。

如今再见林梦如,她今天似乎刻意打扮过,而且那神态好像是对我余情未了,看

来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想到这里我暗自得意地笑了笑。

  「有几年不见了吧,你过得怎么样?结婚了没有?」我很随意地问道。

  「一般般吧。」林梦如语气平淡地答道,「读完书就回上海找了个工作,没

什么太大的经历,你知道的,我喜欢这种平淡的生活。其实这几年我也交了两三

个男朋友,不过都不太合适,所以都分手了。你呢,去了美国读书,过得如何?

  现在有新的女朋友了吗?「我微微笑道:」还好吧。呵!不过和你分手后,

我可没有再交过什么女朋友。「」哦,真的吗?「林梦如眨了眨眼。

  「哈!他是没交女朋友,不过炮友肯定不少,洋妞很热情的!」周宇耕插话

道。

  林梦如白了周宇耕一眼,又问道:「你是毕业了,还是回来度假的?」「算

是度假吧。準备在上海待一段时间。

  「我答应了一句,也询问道,」梦如,记得你念师範的,现在当老师了吗?

  「」是的,我在十七中当英语老师。工作还算不错吧,不过现在的学生可没

我们那时候那么老实了,还好我不是班主任,不然有够受的。「林梦如说话时捋

了捋秀髮,嗅到她身上散发的香水味,很有一股成熟的女人味。

  「真是巧了,我妹妹就是那所学校上高一。」「我知道,陈子霎,小姑娘很

漂亮,人也聪明。」我和林梦如闲聊了几句,服务员已经开始上酒菜了,周宇耕

点了一桌子海鲜大餐,非常丰盛。周宇耕率先举了杯子道:「我们这些老朋友难

得聚一次,今天别说不醉不归,就是喝醉了也别走,哈!我已经开好了房间了。」

  随后,众人开始相互敬酒,大家一边聊着当年的校园生活,一边交杯换盏,

气氛非常愉快,这一顿饭闹下来,足有两三个钟头,直到晚上九点过了,在座的

无论男女一个个都喝差不多了。

  周宇耕醉醺醺地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男人领了十来个打扮的花

枝招展的美女进了包厢。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女人是从事性服务行业的,但从气质

上分别,可以划为高级的公关小姐。

  周宇耕首先搂过两名女公关,笑道:「哈哈!酒饱饭足,我给大家晚上找了

点娱乐活动,今天我给安排的够周道吧?」袁洁笑骂道:「你们男人真没一个好

东西。周宇耕,你自己想鬼混,别拉我们家大可。」「你急啥,我又没给大可安

排。」周宇耕笑着将房卡分给众人,最后只给了我和林梦如两人一张房卡,还对

我挤了挤眼色,然后又拍手笑道,「好了,大家各自活动吧,我得先去按摩一下,

醒醒酒。」「我扶你回房间休息一下吧。」林梦如喝了不少酒,双面坨红,流露

出几分醉态,很是诱人。

  我虽也喝了不少,不过酒量还不错,头脑也很清醒,于是起身扶了林梦如道:

「呵!瞧你这样子,还是我来扶你吧。」一路扶着林梦如,她绵柔的身子靠在我

身上,不由勾起了我几分慾火,进了房间后,我把好轻放在床上。感觉有点口渴,

便逕自倒了杯口喝,刚喝了两口水,林梦如已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扑到我怀里,

满里酒香的火唇热情的贴了上来。

  刚才吃饭的时候,林梦如言语间就透露出一点想与我再续前缘的信息,现在

到了房间,她变得十分的主动、热情,我自然不会拒绝,放下水杯,双手搂住她

的纤腰,贪婪地吮吸她的香舌,与她热吻起来。

  情慾的火苗逐渐在房间内漫延,我们纠缠了一阵,最后双双倒在了大床上,

在经过了长达十多分钟的激吻后,林梦如这才稍稍仰起了头,娇声喘息起来。

  「子渊,你知道,这么多年了,我时时会想起你。前天听周宇耕说你回来了,

我真的很高兴。或许很多女人都永远忘了掉她的第一个男人……」林梦如望着我,

眼神有些迷离,动情地说道。

  「我也是。」我轻轻吻了好她一下,双手也开始在她的娇躯上摸索,调笑道,

「你的身材可比以前好多了,啧啧,真是让人蠢蠢欲动啊!」「那你还等什么。」

  林梦如媚眼如丝地笑道。

  我立刻动手脱去她的衣裙,解开胸罩,一对傲人的雪乳立刻弹现在眼前,两

粒深红的乳头十分惹眼,我俯下身去,口手并用,先将那一对豪乳美美玩弄了一

番,引得林梦如娇喘连连,然后再发扯下她的小内裤,只留一双美腿上的性感黑

丝和红色高跟鞋,伸手探向她的双腿间,那里已是春潮氾滥了。

  「呵!都湿成这样了,梦如,你还是像以前那么敏感啊!」我舔了舔手指,

继续调笑道。

  「还不是因为你,快来吧,要我!」林梦如情难自禁,主动伸手解我的皮带。

  没几下我也被她剥了个精光。

  我并没有急着提枪上马,而是将坚挺的肉棒凑到了林梦如的嘴边,笑道:

「别急,先帮我含一下,让我看看这么多年你的技术进步没有。」林梦如抛给我

一个媚眼,随后埋头将我的肉棒吞入小口中。我的身体因碧血青龙玉的神奇能量

脱胎换骨后,就连鸡巴也比以前强劲了,直接将林梦如的小嘴塞的满满的。

  林梦如因为春情难禁加上又喝了不少酒,所以她比我印象中开放了不少,埋

头在我胯下,十分卖力地给我口交,鼻子时还不明发出娇媚的喘息声。我感觉自

己的慾望比以前更强盛了,胯下的小兄弟也比以前更加敏感,林梦如的口技并不

算太出色,至少比不上我可爱的姐姐,但她只吞嚥了一会儿功夫,我就感觉到了

无比强烈的快感。

  我心想这或许也是传承戒指带来的奇效,于是并没有强忍喷射的慾望,很快

便在林梦如的口中暴发了。林梦如也没想到我竟这么快就射精了,猛烈的喷射下

令她有点猝不及防,一股股浓烈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喉咙里。

  「咳!咳……」她咳嗽了两声,擡起头来望着我,眼神中似乎有些不满,

「你怎么这么快就……」「嘿嘿!」我冷笑了两声没有答话,她低下头去,顿时

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原来我刚刚才发射过的大肉棒竟然无没半点瘫软的迹象,反

而变得更加坚挺。

  「你敢小瞧我吗?现在就让你知道厉害!」我一把将赤裸的林梦如按倒在床

上,抓住她的脚裸,将她的两腿高高劈开,挺着鸡巴,一口气狠狠地刺入了她的

淫穴中。

  「呜啊!」林梦如像是被一股强劲的力量贯穿了全身一般,发出了一声高亢

的呻吟。而我则用力挺动腰桿,开始了激励的征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