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转)脱衣麻将8(二)护士脱衣麻将(上)

脱衣麻将8

作者:altec999999

           (二)护士脱衣麻将(上)

  某天星期六晚上11点多,麻将社大概还剩下3、4桌人在打牌,其中1桌

是可莉、筱仙、琳儿、湘妤一起打,如此的乳香四溢,旁边的苍蝇当然不少。

  「靠,看看那一桌,根本就是农场啊!」小A走到我旁边讚叹的说。

  「是啊,都是乳牛啊。」我敷衍回说。

  「不过,可莉怎么突然会常来我们麻将社啊?」小A好奇的问说。

  「不清楚,可能是有兴趣吧。」

  「对了,我想跟你商量一些事情,方便吗?」小A突然鬼鬼祟祟的说。

  「靠,什么事啊?」我有些无奈的反问,要不是刚好小卉跟玲玲一起去上厕

所,不然小A早就被小卉赶跑了。

  「嘿嘿~就是最近我找到一个还不错的成人视讯网站,看了几个还不错的妹

当场自慰,其中一个还自称是我们学校的,妈的,感觉有够爽的咧~」小A满脸

猥亵的淫笑说。

  「哦?听起来不错啊?花了多少钱?」我平淡的反问,像小A这样不起眼的

胖子,多半是花钱去买的吧。

  「花钱是小事,钱买不到才麻烦啊。」小A感叹的说,并不时左顾右盼。

  「靠,你到底要跟我商量什么,你直接说好不好。」

  「好啦,就是我遇到一个超讚的大奶乳牛,虽然她有带眼罩,但我敢保证是

大正妹,奶子有D罩杯,身材又高又瘦,听说还是我们学校的。不过,老子费了

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她露奶子给我看,叫她自慰死都不肯!他妈的,这婊子有

够难搞的!」小A整个人激动的解释说。

  「是喔,我们学校的?所以你想要我?」听小A讲的口沫横飞,让我也有些

兴趣起来。

  「就是……」小A神秘的把头靠了过来,「这婊子说只能有大老二的男人,

她才肯全裸自慰给这个人看,我记得小武你的那话儿是传说中的30公分,你就

帮我一下吧。」

  干,我的老二何时多了2吋我都不知道啊?

  「靠腰,怎么帮你?我可不想跟一个男的看视讯自慰啊!」我嫌恶的拒绝。

  「简单啦~我给你我的帐密,你帮我偷录下来就好,帐号里的点数就随便你

玩,当作是你帮忙的报酬,如何?」小A赶紧说明,深怕我不答应。

  「唔……」

  我有些犹豫的考虑,光是要应付小卉、可莉她们的关係就够累了,实在是没

时间再去搞这个神祕的大奶妹。而且才D罩杯,我的农场D只是基本盘啊啊!!

  「好啦,就这样说定了,帐密跟网址我晚点传给你。」小A看到小卉跟玲玲

回来,赶紧丢下话走开。

  「喂~我不喜欢被男的霸王硬上弓啊!」我无奈的对小A抗议。

  等小卉走到我的身旁,好奇的问我说:「刚刚那胖子跟你聊什么啊?」

  「没、没有啊,就只是聊一下那桌都是乳牛的话题啊。」我看着可莉、筱仙

那一桌回说。

  「吼~你们男人都只会注意这个吗?」玲玲眼神不屑的抱怨说。

  「哈~哈~这、这是生物的本能啊。」我苦笑说。

  「对啊,妳这笨蛋,这可是身为女人最强的武器呢~」小卉一边笑着,一边

吃了玲玲的豆腐,单手满握她的乳房捏了一下。

  「吼~小卉妳这个色女人,不要吃人家豆腐啦~!」玲玲害羞的大叫。

  周围几个有看到小卉揉捏玲玲胸部的男社员,不禁都吞了吞口水,目光羡慕

的看着小卉的手。

  「看什么看!回去看A片啦!」小卉瞪了一眼回去,这些男社员纷纷赶紧把

头转回去。

  「哈哈哈~真不愧是小卉副社长,不但身材辣,个性也很辣啊!」突然门口

传来男子的大笑声。

  我赶紧把头转过去,看看到底谁这么有胆量,居然敢这样亏小卉。

  「又是你这死大砲,社办都快关了,你现在来想干麻?」小卉不耐烦的对明

宽呛说。

  「呵呵~就是要关门了才适合来啊,本帅哥是想要跟你们借一下场地,玩些

好玩的游戏啦~」明宽一副厚脸皮的笑着说。

  我打量一下明宽週遭,发现乳牛姬伊婷并没有一起来,反而是海咪还有3个

穿护士服的女生跟在明宽后头。海咪不用说,依然穿着轻薄的上衣,两粒夸张的

榴槤巨乳随着脚步一晃一晃的抖动。而其他3个护士(?)姿色还过得去,身材

也算纤瘦,但只有其中一个胸部比较丰满些。

  「靠,帅能当饭吃吗?你想要夜游去爬山,想要试胆去坟场,想要放屁去厕

所,就是不要在我的社办搞些有的没的。」小卉不客气的回呛说。

  「别这样嘛,我又不是不付场地费,小卉副社长妳开个价吧。」明宽自以为

是的笑着说。

  「哦?好啊,一个晚上1万块。」小卉狮子大开口说。

  「OK,成交,那这场地我们包了,等一下想要参加派对的男社员请缴入场

费2千,美女们免费参观喔。」明宽直接了当的大声宣布。

  对于明宽的举动,让我跟小卉等人都吓了一大跳,缴了1万块的场地费,马

上再跟其他人收2千的入场费?这死阿砲到底想玩什么把戏啊?更混帐的是,这

家伙居然一点都不把我这正社长放在眼里,实在是太超过了,看来我得要宣示一

下谁才是麻将社的老大!

  「等一下玲玲妳先回去,我跟小武留下来看看这家伙想玩什么把戏。」小卉

对我跟玲玲说。

  「也对,现在很晚了,玲玲妳先回去吧。」我马上附和小卉说。

  「啊,我一个人回去喔,人家会怕啦~」玲玲害怕的说。

  「不然……」

  我正犹豫的时候,可莉、筱仙、湘妤也都走了过来。

  「小卉,明宽那家伙想干麻啊?一副色瞇瞇的说我们可以免费参加。」湘妤

一脸厌恶的抱怨说。

  「哼哼~保证没啥好事,妳们先回去吧,免的看到什么下流的东西。」小卉

看着明宽跟那些女生冷笑说。

  「对啊,现在很晚了,不如可莉、湘妤、筱仙妳们跟玲玲一起回去我们宿舍

过夜吧,不然现在我也没办法一个一个送妳们回去。」我提议说。

  「什么?连筱仙也……」玲玲有些不情愿的说。

  「嘻嘻,没关係,那我留下来好了,反正就看看闹热啰~」筱仙知道玲玲的

意思,马上笑着说要留下来。

  「随便妳,那妳们3个就先回去吧。」小卉对玲玲她们说。

  「嗯,好,那你们小心点。」

  「小武、小卉、筱仙Bye Bye~」

  「Bye Bye~」

  玲玲、可莉、湘妤和我们道别后,就一起走出麻将社大门。没意外的话,今

晚回宿舍我就可以跟4大1小的乳牛一起睡觉了啊啊啊!!

  「吼,小武你还在傻笑什么?先过去听那个死大砲想搞什么把戏啦。」小卉

拉着我骂说。

  「喔,好、好啦。」我赶紧回神答应,筱仙也跟随在后。

  我们3人才走近,马上听到阿强质问说:「靠,玩你所谓的游戏1个人要2

千,会不会太贵啊!」

  「放心,保证值回票价,而且这钱也不会放我口袋,你们自己考虑吧。」明

宽神秘的笑着回答。

  「你干麻不直接讲要玩什么?装什么神秘啊?」换嘉豪抱怨说。

  「暑假嘛~总要玩点有趣的,但我也不想随便宜到别人,想玩就要付钱。」

  「妈的,你有说跟没说一样。」嘉豪骂了一句,接着和小A他们讨论要不要

玩明宽的神秘游戏。

  「那如果我女友想要参观,那我还要付钱吗?」颓废哥突然发问说。

  明宽看了看颓废哥,再打量琳儿几眼,诡异的笑着说:「参观还是要付钱,

但若是这位美女下场一起玩麻将比赛,则会有额外的酬劳喔。」

  「是喔?那有多少钱啊?」颓废哥兴奋的问说。

  说到颓废哥,也算是学校的奇葩了,因为喜欢打麻将,所以一路唸到大5,

并往大6前进,而且打了这么久,牌技还是不怎么样,更神奇的是,他还能把到

琳儿这可爱又丰满的女友,且琳儿对颓废哥也不离不弃。

  而打麻将说要不赌钱还蛮难的,所以大部分的社员都会拿扑克牌当筹码,打

完后再私下结算,通常我和小卉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非闹的太大,小卉才

会出面桥事情,不然大家都有默契的偷偷赌钱。

  也因如此,颓废哥常常输到当天的饭钱都没了,然后只能打打卫生麻将。要

不是颓废哥家境还不错,琳儿很可能会跟他流落街头了。

  「大概有5、6千吧。」明宽看了看四周回答说。

  「哇塞,这么多,那琳儿妳要不要下场玩看看啊?」颓废哥没有多想的就问

琳儿说。

  「啊?可是,我又不太会打。」琳儿有些担心又纳闷的回答。

  「没差,下场打就有5、6千耶~」颓废哥怂恿说。

  「对啊,而且不会打可以请妳男友教妳啊。」明宽好心的提醒。

  琳儿害羞的看了看两人,点点头说:「嗯,那就玩看看吧。」

  「呵呵~那就说定啰。」明宽神秘的微笑回说。

  啪!啪!

  明宽突然拍了拍手掌大声说:「好啦,机会不多,这游戏本公子只办一次,

没参加到保证后悔,要玩的快缴钱。」

  听到明宽的最后通牒,嘉豪和小A等人决定参加,黑皮似乎还跟小A借了一

些钱,而海咪这女人顶着她海咪咪的奶子,开始跟想参加的男社员收钱,众男看

到这对爆乳,犹豫的表情瞬间消失,每个人都笑容满面的挑出钞票出来。尤其是

阿强这胖子,一副要将海咪吃下肚的模样。

  「哎呀~小武你也要参加吗?那也得要付2千元喔。」明宽笑着说。

  「笑话,哪有房东要付钱给房客的啊,小武和老娘才是这里的主人好吗!」

小卉没好气的呛说。

  「哈哈~也对,我差点忘记小武才是社长了。」明宽装傻笑着说。

  「少说废话,租金1万块先拿来。」小卉不客气的说。

  「啊,对厚,马上给,马上给。」

  明宽马上从他的『当嘻儿』包包里拿出1万元现钞腾空在小卉面前。

  「哼,小武才是社长,钱当然是给他收啊。」小卉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不

想跟明宽有身体上的接触。

  「哈~哈~也是啦,那小武你收下吧。」明宽苦笑一下,随手把钱塞给我。

  「那不知道妳们两位大美女有没有兴趣一起玩呢?报酬还不错喔。」明宽故

意试探性的问小卉跟筱仙。

  「靠,当老娘是笨蛋吗?老娘会留在这只是因为我是副社长,不然老娘早就

回去睡觉啦!」小卉不悦的骂回去。

  「哈~哈~是喔,真可惜,那这位美女呢?」

  「唔,不好意思,人家刚刚打牌打的有点腻了,现在只想在小武社长旁边一

起看看就好。」

  筱仙嘟着嘴装单纯的回绝,双臂还故意夹起胸前的巨乳让它更加突显,明宽

被诱惑的口水差点流了下来。 XD

  「这样啊,真是可惜,那我先忙啦~」明宽碰了软钉子,失望又忌妒的的离

开。

  「筱仙,干的真好啊!」我偷偷在筱仙耳边说。

  「嘻嘻~谁叫他这么惹人厌,一点都不把小武当社长啊。」筱仙微笑回说。

  「咳咳~小武你给老娘离这狐狸精远一点。」小卉表情不悦的警告。

  「呃,好,知道啦。」我赶紧把身体站正说。

  海咪收完钱,剩下不想参加的人也都离开社办,我和小卉把大门锁起来后继

续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我清点了在场的人数,分别有我、小卉、筱仙、大砲哥、海咪,护士(?)

3名、颓废哥、琳儿、小A、黑皮、嘉豪、阿强、捲毛(男)、几个我也懒的记

住名字的男社员A、B、C、D,一共是19人在社办。

  「OK,感谢大家一起来玩这游戏,人太多太少都不太好玩,目前这样的人

数应该是刚好。」

  「首先,这是妳们4女下场玩的基本报酬,1人是5千元。」

  明宽从海咪接过有参加男社员的报名费2万块,平均的分给3名护士(?)

跟琳儿,而琳儿的表情也开始越来越不安起来。

  「靠!居然把我们的报名费给分出去,你到底想玩什么?赶快说啊!」阿强

不耐烦的大喊。

  「别急,等一下你们就知道啦~」明宽不急不徐的说。

  这次明宽又从他的『当嘻儿』包包拿出大把千元钞票,厚厚的一叠放在一张

麻将桌上,对于我们这些没工作的穷学生来说,这可算是一笔大钱啊!

  「嘿嘿~这边总共是6万元钞票,等一下4位美女打牌的时候,赢的可以拿

钱,输的放1千回去并脱一件衣服。」

  「靠!玩这么大!?」

  「你老师的!打脱衣麻将喔!」

  「妈的,怪不得装这么神秘!」

  一瞬间,社办里众人议论纷纷,在场每个男社员的表情从不满、疑惑瞬间变

的雀跃不已。

  「妈的!果然被老娘猜中,还真的要玩这下贱又无聊把戏!」小卉不屑的低

声咒骂。

  我无言的偷瞄小卉一下,心想今年寒假,妳也不干了差不多的把戏吗?

  「你刚刚又没讲要玩脱衣的……我不要玩了啦……」琳儿表情又气又羞的拒

绝明宽说。

  「对啊、对啊!我们不玩了啦~」颓废哥也跟着抗议。

  「哎呀~你们又不一定会输,听我讲完啊。」明宽依然微笑说。

  「等一下各位美女在比赛时,若胡牌可以拿2千,自摸可以拿6千,直到这

6万的钞票拿光为止。」

  「但若有人被胡,不论放枪或是被人自摸,都要吐1千回去,并外加脱一件

衣服,而脱光再输的话就要接受惩罚,惩罚完就可以穿回衣服继续比赛。」

  「咯咯~」

  一个染着金髮、身材丰满的护士(?)突然发出悦耳的笑声。

  「大砲哥你说的刺激游戏是这样啊,所以要是一直赢的话,什么事都不用做

就可以拿钱走人啰?」这金髮护士(?)继续提问说。

  「没错!怎么,有趣吧,运气好的话6万块可以全拿又不办事喔。」明宽笑

着回答。

  「嘻嘻~果然是你这变态人才想的出的变态游戏,那老娘就玩看看啰。」金

髮护士(?)淫笑回说。

  「那你所谓的惩罚……」颓废哥插话问说。

  「放心,惩罚是这3位护专美女的事,你女友主要是凑咖,就算脱光衣服也

就只是继续陪打,但赢了话,钱照样拿喔。」

  听到这有点稳赚不赔的比赛,颓废哥似乎有些心动,于是偷偷的拉琳儿到旁

边讨论。刚好她们距离我们也颇近的,所以可以偷偷听到他们的讨论。

  「那个……听起来不赖耶,自摸就6千了耶!」

  「呜~可是输了要脱衣服耶~这里这么多人!」琳儿一脸不情愿的拒绝。

  「放心,不会有人传出去的啦~而且我还欠了一些人的钱,赢了几把见好就

收啦~」

  「那你可以慢慢还啊!」

  「可是我们钱都收了,妳反悔她们也玩不下去了啊!」颓废哥拼命说服。

  「呜呜~人家就是不敢啦~你去跟明宽说叫他换人啦!」琳儿哀求说。

  「对啊,大家会因为妳不玩而很扫兴耶,不然这样,我再加码给妳们1万元

的下场费,另外,只要妳觉得不想玩,随时就可以走,OK吗?」

  明宽突然走进颓废哥和琳儿旁边,并加码说服琳儿。

  「呃,这么多?」琳儿有显得些意外,毕竟1万5对学生来说可不是小钱。

  「对啊,暑假大家Happy一下嘛~而且现在A片这么普及,哪个大学生

没看过女生的胸部啊,怕什么!」明宽一副理所当然的劝说。

  「这……这个……」琳儿开始犹豫起来。

  「琳儿妳就玩一下嘛,1万5我们还可以去有名的民宿过夜呢。」颓废哥不

放弃的想改变琳儿的意愿。

  「嗯,那就……那就玩一下……我、我、我最多只脱到剩内衣裤喔~」琳儿

犹豫了许久,最后不情愿的说出她的参赛底限。

  「呜~琳儿妳太棒啦!」颓废哥高兴的抱住琳儿。

  「哈哈~那就好,那1万块你们先拿去吧。」明宽大方的偷偷塞了1万元给

颓废哥,颓废哥小心翼翼的把钱放进口袋里。

  妈的,明宽这死阿砲也太厉害了吧,凭着三吋不烂之舌加上白花花的钞票,

就骗到琳儿愿意陪打脱衣麻将,果然这世上没有买不到的女人,只有买不到的价

格!嗯……小卉她们应该也不会轻易的被买走吧!?